钱柜登陆,钱柜网页

您当前的位置是:湖北省中医院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 媒体聚焦

【中国妇女网】武汉金银潭医院一线护士讲述“逆行”故事:

来源: 市场发展处 作者:Hu Meng 时间:2020-01-31 点击:

看到病人就不害怕了,他们真的需要我们!

    作为武汉市最大的专科传染病医院,金银潭医院是当地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主战场。疫情发生以后,武汉市相关部门迅速从全市组织抽调护理人员增援金银潭医院。在万家团聚之际,这些白衣天使毅然选择逆向而行,守护生命。

    1月22日,湖北省中医院接到了抽调人员增援金银潭医院的通知,护理部迅速组织动员。不到两个小时,八位志愿报名的护士分别从两个院区和家中全部集结到位,她们分别是,大科护士长杨晶、光谷院区老年病科护士刘林林、光谷院区四病区护士石丹丹、光谷院区外五科护士钱正媛、花园山院区脑病科护士张寒、花园山院区老年病科护士廖娜、花园山院区皮肤科护士付庆蓉、花园山院区脾胃科护士周亚林。到1月29日,她们已经在金银潭奋战了整整一个星期,记者联系上了其中的三位,听她们讲述了各自的“逆行”故事。


护士们在紧张工作。

八名护士出征前的合影。


一个人的年夜饭

    杨晶 43岁 湖北省中医院大科护士长,目前任湖北省中医院支援队领队,负责为所有队员工作生活上的需求提供基本保障。

杨晶

    我们是1月22日下午6点多钟接到增援金银潭医院的通知,院领导组织动员。大概一个多小时,八位志愿者全部集结到位。

    作为医护人员,对病毒的危险性肯定是有了解的,当时大家真的就是没时间去考虑害怕什么的。按报名条件来讲的话,我其实超龄了,但是特别想参加,因为之前在自己的医院里,很多同事都是冲在一线,特别辛苦,没听谁喊苦喊累,好团结,这种感觉让人很受激励受鼓舞。我是党员,也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这种时候必须出全力。我自己也没什么负担,孩子今年读高三,但是家里老公可以负责,他以前也是一个医生,所以特别支持。我父母去年11月底去北京了,所以我没什么后顾之忧。一起来的同事也都是把孩子丢给家里人,自己就冲过来了。

    我们8个人23号到金银潭医院报的到,安排我们住在附近的酒店。根据工作,其他队员都安排下到临床一线科室进行工作,我后面也会进到临床科室。

    由于每个病房工作性质不同,所以我们的班次都是错开的,很难得碰头。各个科室工作强度,时长会因为班次和工作性质的不同不一样,平均下来估计7个小时左右,穿隔离服3~4小时会进行轮换。总的来说,由于病人比较多,工作强度是比较大的,大年三十都在加班,给家里报平安也不是每天都报,有时间就会报,也让家里放心。

    除夕那天,我一个人抽空去食堂吃的盒饭,大家都是这样的。根本没有过年的概念,确实不记得是什么日子了。后来想起来是什么日子,就写了条朋友圈:

    “一个人的年夜饭,一个人的大年三十,却不曾感到孤单!因为有家人朋友的关心,更有医院领导和同事的问候与关怀!如果不是远处零星响起的鞭炮声,真忘记了今天是大年夜……却一丝一毫也不敢忘记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白衣战士的责任与担当!愿上空的阴霾早日散去,艳阳高照的日子快快到来!到那时,磨山上依旧鸟语花香;绿道上依旧人流熙攘;站在黄鹤楼上看江面船来船往;你我的生活依旧如常……”

    这几天有空的时候,我会翻看手机里的照片,好几次一个人默默地流泪,不是因为别的,自己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特别爱这个城市。疫情发生之前,我每周一定要抽时间去绿道跑步,从梨园跑到磨山脚下,再爬磨山,既锻炼又是欣赏美景;晚上有空,我会去江滩跑步,有时候会跑过长江大桥;周末还会抽空去黄鹤楼,为此专门办理了武汉市旅游年卡……武汉太美了!有天晚上去车站接外援专家的时候,我在交通车里偷偷流眼泪,因为当车路过家附近的时候,我看到平时车水马龙的街上,空无一人,每天开车回家都会堵车的街口,除了我们交通车外,看不到一辆车……顿时心里像一块大石头压着喘不过气……车过长江二桥的时候,我泪眼模糊地抢着拍了张照片,一个外地专家问我,这么晚了你在拍什么啊?我说你们看,这是武汉的长江二桥……她不明白我的心情,不管在任何时候,武汉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景,在我心里,永远都是不可磨灭的美!

    那天总理来,我们都在病房忙,没有见到,其实心里好想去看看。


看到病人就不害怕了

    付庆蓉 33岁 湖北省中医院花园山院区皮肤科护士,目前在金银潭医院北四病区支援。

付庆蓉

    这个春节原本安排我年三十和初一在医院值班。腊月二十八下午,医院发出通知需要支援金银潭医院,当时我就直接报名了,没有问老公,也没问家里的老人,没有考虑那么多,只是本能地想着要去救那些被感染的人。晚饭的时候,我盛好家人的饭,给我家女儿夹好菜,添好汤,电话响了:“现在就要出发,八点到金银潭医院集合!”。于是,我饭都没有来得及吃,就让我老公送我出发,他也是马上丢下碗筷起身就换鞋。刚上高速,他哭得跟个泪人样,从没见到一个男人那么伤心难过!

    我目前所在的科室是北四病区,之前这个地方好像都是收一些结核的病人,我们来的第一天上午就已经腾空了,下午一下送来了三十个病人,病房就满了!病人被120送来之后,会有人带他们通过病人通道进入病房,当时就看到病人排着长队,手里提着他们简单的生活用品,胸前都贴有自己的姓名,个别病情比较重的病人由于胸闷咳嗽等原因还拎着氧气袋。我们病区的患者大多集中在45—-70岁之间,我们每天做得最多的就是给病人进行输液、采血、吸氧、雾化等一些常规治疗,除了这些我们还会为患者提供生活护理,包括:每餐的饭菜发放,热水供应等等。对年迈的患者还会协助她们洗漱、如厕,有一位88岁的老奶奶!第一天就是我扶她上的卫生间,后来小便都是我为她清理。在这边,我每天平均工作7-8小时左右,一开始肯定会辛苦一点,毕竟是新的环境、新的工作流程,包括所用的病例系统,跟自己的医院都不一样。不过这几天好多了,事情做顺了就好。

    说实话,在来这个医院的路上我还是开始害怕了,进了医院就更害怕了,是心跳加速的那种害怕,害怕到了极点,害怕自己被传染,害怕我会失去所有。我女儿才六岁,刚上小学,年前就告诉过她:“妈妈上两天班就可以回去了。”现在已经过去这么多天了,她每天都会问:“妈妈怎么还没下班?什么时候回来?”但我也知道,好多患者需要我们的帮助,自己告诉自己只要严格按照流程来,严格遵照隔离措施一步步做到位就不会有什么问题。我一定要不辱使命,一定平安回去!后来,真正进了病房也就没那么紧张了,特别是第一眼看到病人的样子就不害怕了,只觉得鼻子一阵阵发酸,觉得患者可怜,他们真的需要我们!

    在这之前,我曾在我们医院的传染科呆过三年时间,偶尔也会接触传染病的患者,但基本不会穿防护服,最多也就是穿一下隔离服,还不是一次性的,是穿后再清洗重复使用的那一种。但在这里,病房属于污染区,只要进病房就要穿上防护服,穿上了防护服就不能吃饭、喝水、拿手机,一进去至少要呆四个小时才能出来。穿上那个防护服,再加上戴了两三层的手套,做事会变得非常笨拙。刚来的时候,我为一位老人打完静脉留置针以后,里面的秋衣都汗湿了。而且,穿了防护服后最难受的是怕上厕所,所以每天白天我都不敢怎么喝水。

    这些天的工作里还是有很多让我难忘的事情。首先是病人。一位六十几岁的阿姨曾经对我说:姑娘!你们要注意身体!你们为了照顾我们你们辛苦了!我打心底感谢你们!你们的孩子和爸爸妈妈都还好吗?他们肯定也很想你们,担心你们。她这话说完,我的眼眶就湿了,镇定下来以后笑着对她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希望你们都早点好起来!等大家都好了,我们都回家,见自己最想见的人!吃最想吃的饭!一起加油!

    第二个难忘的是社会上的爱心人士。年三十那天有爱心人士给医院送来了一车饺子,晚上也有人送水果,有时还会有奶茶!我们现在住的酒店楼下每天都会有爱心人士送来泡面、水果、衣服、水盆、烧水壶等等,就冲这些人,我们应该用我们的一技之长来回报社会!

同事为付庆蓉和另一位护士拍下的背影照,付庆蓉的防护服上写着“付庆蓉,平安归来”,另一位护士的防护服上写着“叶玲,加油”。

1月28日,北四病区的护士们在换班后让缓冲间外面的同事隔着玻璃拍了一张特别的合影,虽然爱美的姑娘们此刻都露不出脸,虽然离病魔只有咫尺之遥,但依然能够感受到她们的乐观和活力。


离开这里以后会先回家看爸妈

    张寒 28岁 湖北省中医院花园山院区脑病科护士,目前被排到金银潭医院南二病区支援。

张寒

    我原本1月23号开始休假,本来准备回老家的,后来因为肺炎疫情提前把车票都退了,准备就在武汉呆着度过假期。1月22日下班后,我去菜场买了这几天要吃的菜 刚回到家就接到了护士长的电话,问我去不去金银潭医院支援,而且当时就要给答复。当时也是没有多想,想着大家都在为抗击疫情努力加油,有的同事之前已经被派去我们医院的隔离病房支援了,所以就答应了下来。因为比较急,护士长让我赶紧收拾一些日常用品,马上要出发。 后来我就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跟我爸妈打电话告诉他们这个消息。我是家里的独生女,爸妈一直很宝贝我,但是我跟他们说了之后,他们也都没有说反对之类的话。男朋友得知消息后虽然也很担心 但是也支持我,我跟他打电话的时候还在开玩笑,说我们是去前线的英雄,还跟他说,全国人民都在努力,我们医护人员更要努力。他当时没哭,但是打完电话后连晚饭都没吃,他妈妈问他怎么了,他一个大男子汉抱着他妈妈哭了好久,说小张要去一线支援了。他妈妈都愣住了,没看他哭这么伤心过。后来,我看他还发了一个长长的朋友圈,写了一堆话。

    坦白地说,我当时也怕。护士长跟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跟护士长说我怕。护士长跟我说不要怕,金银潭有很完善的工作流程和隔离防护措施,没问题的。后来到医院之后,看到防护都很到位也就没那么怕了,我相信自己,也相信医院。我每天会跟爸妈报平安,也跟他们说了,自己每次进病房防护措施都做得很好,没有问题的,他们慢慢也就放心了。

我们是1月23号上午到的医院,简单培训之后,我们从各个医院来的支援的护士都被派去了病房 。病房里面清洁区、半污染区、污染区被明显区分开,每个病人的床尾都有手消,就是免洗的消毒剂,每接触一个病人之后都会手消,换班的时候会严格按照穿脱隔离衣和穿脱防护服的标准流程来操作,这样肯定更有利于保护我们医务人员。

    我在南二病区,里面的病人病情不是特别的严重,还有人很多生活可以自理。刚来时,有一瞬间我会觉得他们就跟普通的病人没什么区别,只有当看到有新的病人被穿着防护服的医务人员送进病房的时候才会有一种紧迫感,他们确实是跟普通的病人有区别的。

    第一次进到隔离病房之后,里面刚好在收病人,是一位男性患者,由家属和外面的医务人员一起送过来的,面色很不好,呼吸不畅,很喘,立马让他吸氧,一量体温38.3 ,后来再去上班的时候 那个病人转到别的科室去了 估计是因为病情加重了。

    在隔离病房上白班时,我们就跟普通病房一样要为病人做治疗,打针 ……因为大部分病人都跟家属处于隔离状态,所以没有家属帮忙,我们也要负责病人的生活护理。肢体活动不好的我们要负责喂饭,行动不方便的还要负责卧床时的大小便,最重要的就是关注病人的病情 我们要密切观察并随时报告给医生。

    我们南二区的隔离病房跟护士站是分开的,每天上班进隔离病房的护士都是穿着隔离衣和防护服进去做治疗和护理,我身高比较矮,防护服有的很大,穿上隔离衣再穿防护服有时不是很好穿,但是为了对自己对家人对同事负责,我们每次都认认真真的穿。穿上防护服后最不方便的是做起事来不麻利,很多动作都很慢 有的防护服穿上很闷,我第一次穿的时候走路都在喘 并不是忙的喘气,而是很闷,加上防护面屏时间久了容易起雾,看东西看的不是很清楚。

    这些天里有些事我觉得还挺感动的。有一天我上白班,有位同事原本跟我一起上,但护士长临时让她去北五区顶一个夜班,她二话没说就答应了。本来我们一起上完班后就下班了, 但她晚上还要去别的病区再上一个夜班,真的就是没有怨言不计报酬。

    我们过来的这一个星期里,我觉得就是23号刚来的那一天最忙,一下子新来了七八个病人 ,都感觉忙不过来。后来只有在收了很多新病人或重病人比较多的时候会觉得很忙。但是我想,现在全国各地有很多医务人员都来支援武汉,支援金银潭,全国人民一起加油,一定会好起来的!

    今年过年本来计划的是先回家看父母,再跟男朋友出去旅游一趟。我爸每年年三十过生日 以前基本上每年都会回去给他过生日。今年因为疫情没能回去,所以疫情结束以后肯定是先回家一趟,看看爸妈和奶奶,然后如果有时间再和男朋友一起出去玩一趟!

南二病区护士长在隔离病房外透过玻璃为张寒拍的工作照

    来源:中国妇女网  2020年1月30日


快速链接

预约挂号

主办单位: 湖北省中医院 Copyright by © 2008-2019 湖北省中医院 版权所有.

花园山院区: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花园山4号 邮编:430061 医院总值班:027-88929057 门 诊电话:027-88929419 网址:www.hbhtcm.com

光谷院区:武汉市洪山区珞瑜路856号(光谷广场前行100米) 电 话:027-87748001

凤凰门诊部:武汉市武昌区中山路320号(螃蟹甲车站旁) 电 话:027-88710029

鄂ICP备15021674号-1 技术支持:吾在网络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916号